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告 | 行业新闻
全球最大IPO停摆后传:蚂蚁集团重新上市至少需要半年
来源:  时间:2020-11-16

面对这一全球最大IPO的停摆,无论是对于蚂蚁集团抑或是投资者而言,眼下最要紧的莫过于两件事:什么时候能够上市?重启上市后蚂蚁还值不值2.1万亿?

据媒体报道,在蚂蚁集团宣布暂缓A股和H股上市的11月3日当晚,蚂蚁集团执行董事长井贤栋连夜召集中层以上高管召开紧急会议,在会议上透露,蚂蚁IPO重启保守估计至少需要半年左右。

但对蚂蚁“半年”内完成重新上市的预判,业内并不乐观。多位市场人士认为,蚂蚁重启上市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决定其IPO从头来过进度的关键因素是小贷新规何时落地。

除此之外,蚂蚁集团暂缓IPO之后,重新估值几乎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蚂蚁集团市值最终会缩水到何种地步、是否会出现断崖式跳水成为业内持续关注的重大焦点。

复盘全球最大IPO搁浅

从IPO流程上看,蚂蚁集团已经走到了上市前的最后一步。11月3日,当日在上交所交易大厅内,蚂蚁集团上市物料已安排妥当,各大媒体也开始着手蚂蚁上市专题。

万事俱备,东风没有如期吹至。

11月3日晚间,上市前夜,原定11月5日蚂蚁集团的IPO被上交所公告紧急叫停。复盘来看,其间蚂蚁战配基金是否违规引发的舆论风波,或是导致最终停摆的“蝴蝶翅膀”。

8月25日晚,上交所受理了蚂蚁集团的科创板IPO申请,与此同时,蚂蚁集团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标志着这个科技金融巨头的沪港两地上市之路正式开启。

参照中芯国际的科创板仅用29天IPO审核时间,彼时有业内人士预计,蚂蚁集团最快将于10月20日前后挂牌上市。

9月18日,蚂蚁集团科创板IPO过会,并于9月22日提交注册。此时,蚂蚁集团的IPO进度比最初市场预期稍晚了一周左右。如果注册顺利,蚂蚁集团挂牌上市的时间点还是可以赶在小贷新规发布之前。

但在提交注册近1个月后,蚂蚁集团科创板IPO仍迟迟未见新的进展。

有接近监管人士曾向记者透露,“证监会在注册环节卡了蚂蚁一下。”不过,该人士并未向记者透露原因。

但在10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蚂蚁因战配基金违反金融监管规定而被推迟IPO。争议焦点主要是:作为IPO主体的蚂蚁集团与独家代销蚂蚁战配基金的子公司蚂蚁基金销售公司是否存在利益冲突,蚂蚁集团是否承销了自己的IPO。

彼时,有券商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蚂蚁在此次基金销售过程中比较明显的问题是,排他式的代销合作不够公平,风险提示不够充分。

对此,蚂蚁集团发言人回应称,蚂蚁的上市流程正在两地有序推进,没有预设的时间表,任何关于时间表的猜测都没有事实依据。

无论此间经历了何种风波,时间来到10月21日,证监会还是同意了蚂蚁集团首发注册。此时蚂蚁的IPO进度已经比最初市场预期晚了一个月。因此,蚂蚁撞上了“金融科技监管环境”的变化。

从A股历史上看,完成发行缴款又被叫停并退还新股申购资金的案例并不多,除了“股灾”期间的10只股票,A股市场至少有三宗类似案例:2008年被质疑财务造假的宁波立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因专利被质疑失效的苏州恒久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10月末被曝出涉嫌虚增营收的黄酒企业胜景山河。

这些案例的结局颇为曲折。2008年之后,宁波立立经过一系列的股权转让后,变身为立昂微,于今年9月11日登陆了科创板。

苏州恒久于2010年1月22日IPO过会,3月18日,被监管部门要求就媒体报道的专利权终止问题进行核查,公司股票暂缓上市。2010年6月,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否决了苏州恒久的IPO申请。在长达6年之后,苏州恒久选择“另谋出路”,于2016年8月12日在深交所中小企业板上市交易。

胜景山河则在2010年12月17日离公司挂牌交易还有半小时的时候,被宣告暂缓上市。证监会的最终核查报告认定,胜景山河招股书对其客户和存货披露存在问题,5.8亿元融资款连同利息悉数退回。此后未见与胜景山河IPO有关的公开消息。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案例多为因财务造假被叫停,蚂蚁集团被暂停的性质与上述案例大不相同。

重启上市关键点:小贷新规何时落地?

根据11月3日上交所公告,蚂蚁集团暂缓IPO的原因之一是公司报告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

此前一天的1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下发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对互联网小贷及联合贷款业务提出更高的指标要求。与此同时,新规也给蚂蚁集团跨省经营、贷款金额带来了直接限制,公司联合贷款等业务也因此产生了明显的资本金缺口。

“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公告中所提到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指的正是小贷新规”,有接近蚂蚁集团上市项目的投行人士表示,从规则上看,证监会作出注册决定后至股票上市交易前,发生像“监管环境变化”这样的重大事件,交易所也有权要求蚂蚁集团暂缓上市。

暂缓之后随即面临重启的问题。

“重新上市推迟半年左右”,这是蚂蚁集团公布IPO暂缓消息后,井贤栋召集内部中高管召开紧急会议给出的保守预测。

但在业内看来,这样的保守预测并不“保守”。其中的决定性关键因素在于小贷新规落地时间的不确定性。

“半年重新上市已经是最理想、最快的情况了。目前影响其上市的小贷新规还在征求意见阶段,蚂蚁如能进行实质的上市操作也需要等待新规落地,并和监管进行沟通之后。”有北京地区资深投行人士表示。

一位金融科技领域分析人士明确向记者表示,“(蚂蚁)要等小贷新规正式稿出来以后才能上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小贷新规意见稿的反馈截止时间为2020年12月2日,而正式稿的出台时间尚无定论。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在暂缓发行后,蚂蚁集团仍处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同意批复的有效期内,有效期为12个月。6个月重新上市略显仓促,1年的时间又是否足够呢?

“蚂蚁的项目进行到这一阶段,已经不是从业务逻辑上可以预测的了”。华南一家中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正常而言,应该要补充专项说明,论证是否符合新规,新规落地对公司业务的影响等。

“现在不是补充专项说明就能解决的”,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需要充分论证现有模式是否符合监管精神,目前应该是不符合的,那么就需要调整模式,涉及到一系列的法律文件调整,让新的业务模式能够符合监管要求。这还需要央行确认,并不是自己说合规了就合规了。最后还得去测算新业务模式调整对资本金的需求,对业务增长的影响等,调整信披”。

而据上述资深投行人士介绍,在获得监管认可后,蚂蚁集团还需等待小贷新规落地,如果新规和征求意见稿没有实质差异,经主管部门确认经营合规后,就可以启动重新上市的程序。具体先由交易所上市委审核同意,再启动询价和发行流程。

“很难预判,但总的来说12个月并不充裕。”该投行人士称。

王骥跃则表示,从监管的各种表态来看,蚂蚁应该依然还是在科创板继续上市。“归根到底,蚂蚁还是个科技公司,是标杆,只是要规范”。

艰难的估值重构

在业内看来,小贷新规征求意见稿对蚂蚁影响最大的一条是: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而蚂蚁平台促成的1.7万亿元信贷余额中,由公司的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进行实际放款或已实现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合计约为98%,由公司之子公司(主要是蚂蚁商城与蚂蚁小微)直接提供信贷服务的表内贷款占比约为2%。

这对40%的营收来自微贷科技平台的蚂蚁来说,影响不容小觑。

由此,剔除消费贷业务或者补充资本金成为蚂蚁重启上市的两条可能路径。

“个人觉得有两条路,一是拆除信贷业务后实现上市,二是补充资本金比照银行估值上市”。但上述北京地区资深投行人士表示,“两条路都对蚂蚁而言并不划算,拆除信贷业务后的蚂蚁就丧失了核心业务,估值必然大降。如果补充资本金,那就是‘流血上市’,估值也比照银行大幅降低”。

不妨分别探讨两种路径下蚂蚁可能的估值变化。

此前,蚂蚁集团一直强调其科技属性,淡化其金融属性;在市场估值与类比中,也是与科技公司类比。蚂蚁集团最终A股发行价确定为每股68.8元,每股收益按照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除以未考虑超额配售选择权时发行后总股本计算,对应的市盈率是153.69倍